x

消費金融果實正在被采摘!監獄風云之際持牌系強勢崛起

分類:熱點觀察| 作者:一本財經| 2019-10-16 11:16:27| 713人閱讀
摘要
大數據公司大多停業觀望;現金貸平臺停止放款,要么轉型,要么轉戰海外;場景分期大規模倒閉、退場。整個行業萬馬齊喑之時,持牌消金系卻在強勢崛起。

整個消費金融,依舊在風口浪尖之

行業的抓捕浪潮還在持續。據接近監管的知情人士透露,多家公司被立案,還在偵查階段。

在行業動蕩之際,另外一邊,卻是繁花似錦,欣欣向榮。

持牌消金的業務量成倍長,且近一年來有10家持牌消金增資或計劃增資,比如9月底,中原消費金融的注冊資本,就從8億增加到20億。

在過去的三年里,消費金融的主角,一直是金融科技公司們,劣幣驅逐良幣,持牌系一度被擠到墻角,牌照反而成為負擔。

強監管之下,牌照優勢彰顯,這一次,持牌系們終于成為行業主角……

01全力進場

今年開始,整個消費金融行業,都進入了強監管軌道。

大數據公司大多停業觀望;現金貸平臺停止放款,要么轉型,要么轉戰海外;場景分期大規模倒閉、退場。

整個行業萬馬齊喑之時,持牌消金系卻在強勢崛起。

公開資料顯示,招聯消金、興業消金、馬上消金的上半年營收,都在20億元以上。

譬如,招聯消費金融上半年營收為46.06億元,較2018年上半年的30.4億元,同比增長52%。

除了頭部玩家,小玩家的崛起速度也很驚人。

興業消金上半年凈利潤達到了4.42億,比去年同比增長120%。

當然,也不是所有的持牌系都在盈利。目前公開數據的19家持牌消金中,還有4家在今年上半年處于虧損狀況。

它們分別是:華融消費金融蘇寧消費金融、長銀五八消費金北銀消費金融

除了業務量暴增之外,各大持牌系也正在忙增資。

9月底,中原消費金融增資至20億,增資方是全球知名投資機構華平投資

這也讓中原消費金融在27家消金公司中的注冊資本排名,從第14位,上升到第5位。

“華平投資在美國和印度也投資了一些類似于消金公司的機構,我們希望增資之后,他們能把國外消金領域的管理經驗帶給我們。”中原消費金融總經理周文龍表示。

在做增資布局的,不止中原消費金融一家。

近一年來,先后有10家消費金融公司完成增資或正在計劃增資。

比如,今年1月,長銀五八消金注冊資本從3億增加至9億;興業消金注冊資本從12億增加到19億。

5月,度小滿成為哈銀消金第二大股東,后者的注冊資本也由10.5億元增至15億元。

為何持牌系都在忙增資?

目前,根據監管要求,持牌消金公司的資本充足率,最低為10%-12%,也就是說,它們的杠桿率不能超過10倍。

比如2018年,招聯消金的杠桿率就為約9.47倍。

為了擴大業務量,增加可調動的資金量,唯一的方式,就是增資。

這也意味著,持牌系正在摩拳擦掌,準備在消金領域繼續擴張。

“據相關報告預測,2017年-2022年,中國消費信貸規模仍將維持15%以上的增長率,面對這樣一個幾十萬億的巨大市場,即使完成了增資,相對于消金公司未來的發展空間而言,資本仍然是稀缺的。”周文龍說。

他預測,未來消金公司的增資,將會是一個持續不斷的過程。

消費金融市場中,持牌系在強勢崛起:業務量迅速擴大,資本不斷加持。

“持牌系正在收割整個消費金融市場的果實。”多位從業者認為,持牌系正在成為這片市場的主角……

02風水輪流轉

在過去的三年間,消費金融一直是金融科技公司的天下。

甚至,對于持牌的消費金融公司,牌照反而是一個負擔。

“那些沒有牌照的金融科技公司,受到的監管反而更松。“一家持牌系的消費金融公司業務負責人孫可佳稱,持牌系,卻在強監管之下。

首先,它們必須遵守杠桿率,調動的資本有限。

“我們的業務系統,還要對接當地監管部門,所有的業務、利率,都得符合監管要求。”孫可佳稱,每一步,都得在監管畫的圈之內,不得越池一步。

“每年,持牌機構都要迎接常長時間的檢查,做得不好,就會有處罰,監管的成本極高。”某業內人士稱。

金融科技公司的大膽操作,在持牌系這里,全是“禁區”。

“感覺牌照就是緊箍咒。”孫可佳直言不諱,那個時代,無疑是劣幣驅逐良幣的,牌照的優勢并不明顯。

在這種倒逼下,整個行業開始走向了惡性循環。

持牌消金和互金,很多時候爭奪的,是同一類客群。

“如果進來一個好客戶,根據風險定價原則,我們也許會給他一個較低的年化利率。”孫可佳稱。

問題是,市場上還存在很多金融科技機構,它們并不按照規則出牌,繼續給這個客戶不加節制地放款,過度負債導致客戶很快“爛掉”,壞賬持續上升。

此時,持牌系較低的年化利率就無法覆蓋壞賬,只能被迫將利率再度調高。

太多的野蠻金融玩家,讓行業透支,推動著整個行業的利率不斷攀升。

金融是具有傳導性的,從來都沒有防火墻,在一個無序發展的市場中,沒人能夠獨善其身。

利率如此,流量同樣如此。

在爭奪流量時,往往是價高者得,而最能出得起高價的,顯然是714平臺——它們賺錢最快,但用戶的生命周期也最短。

這一度導致行業的流量價格暴漲。

“最開始一個用戶的注冊成本是十幾塊,后來到了上百塊。”孫可佳稱,流量最貴的時候,價格暴漲了10倍。

在消費金融的混戰時代,持牌系一直未能成為行業主角,正規軍反而被擠到了墻角。

當看到身邊金融科技公司的朋友在急速掙錢的同時,孫可佳甚至都動了單獨融一筆錢偷偷放的想法。

“還得和內心的貪念作斗爭,也會覺得不公平。”但孫可佳最后會慶幸,自己當時并沒有邁出這一步……

03未來

2019年,監管出手了。

而且不止金融監管,公安部門也出手了。

孫可佳身邊很多在金融科技公司的朋友被抓——他們多少都涉及套路貸和濫用用戶隱私數據。

“做金融,真的要守住底線,有所為,有所不為。”孫可佳感嘆。

此時,消金的牌照優勢和股東優勢,終于開始逐漸顯現。

“我們承受高昂的監管成本,也終于享受到了監管收益紅利。”孫可佳認為,游戲規則越明確,對持牌消金的利好就越大。

目前,在打擊套路貸和整治大數據亂象的過程中,尚未有持牌消金涉案的消息傳出。

在整個行業業務暫停的情況下,持牌系開始大力拓展業務。

“一個月之內,我們部門招了50個人。”孫可佳稱,因為很多金融科技公司開始裁員,還有一些此類公司員工選擇主動離職,整個行業有了充裕的人才儲備。

一些互金平臺發現,持牌系已經開始吞噬自己的用戶。

互金領域的好用戶,正在被淘洗出來,進入上升通道。

行業認為,這是一個正向循環的信號。

但持牌系也面臨兩個戰。

最近,大數據行業面臨整頓,大量的數據公司人員被抓,第三方風控和數據提供商紛紛停工觀望。

孫可佳稱,他原來合作的5家風控公司,只剩2家還能接部分業務。

“現在需要用幾個月的時間,建立起我們自己的風控體系和數據庫。”孫可佳稱,這也許是個好事,倒逼他們建立起金融核心。

為此,他們也招聘了不少風控人才,準備深耕。

另外一個挑戰,就是銀行的強勢入場。

從去年開始,銀行就自己下場做消金。

它們和一些風控公司、流量平臺合作,以更低成本的資金進場。

目前,持牌消金的資金成本是5%,而銀行更低,“平均低2個點”。

“頭部的低成本流量,大部分都被銀行壟斷了。”一位知情人士透露。

除了直接做消金之外,銀行的信用卡業務也在下沉,試圖搶奪消金的客戶。

有媒體報道稱,北京銀行的“農宅寶”貸款已超過300億元,增長32%。

業內普遍認為,銀行與持牌消金的客戶重合度正在不斷提高。

面對資金成本更低、更容易建立信任關系的銀行巨頭們,持牌消金已感覺壓力越來越大。

盡管行業充滿了變數,但唯一不變的是,消費金融依然是黃金行業,它對內需的拉動力量,依舊不可小覷。

一位業內人士表示,未來數年內,這個市場,可以被分為三個階段:未來兩年,市場仍然平穩發展,但風可能慢慢增加;未來三到四年,累積的多頭風險可能爆發,監管會出手,市場會出現一場大洗牌。

“那時,監管可能會出臺針對多頭的文件,提出一些監管細則,比如說,根據收入水平,一個客戶的多頭借貸不能超過多少個。”該業內人士說。

他認為,這是一個修建飛機跑道的過程。

規則沉淀下來之后,這個行業才能真正成熟。

現在,持牌系開始在各個渠道投放廣告。

微信朋友圈、分眾傳媒、快手,都開始被它們攻占。

而它們廣告主打的關鍵詞,就是“別碰黑網貸”……

草莽時代似乎已經過去,接下來,這里將成為持牌系和銀行系的主場嗎?

*文中部分受訪者為化名。

溫馨提示:以上內容僅為信息傳播之需要,不作為投資參考,網貸有風險,投資需謹慎!
APP 廣告圖
網友評論
條評論
  • ~輝~
    19/10/16
    帶著血腥味的盛宴
推薦閱讀
  • 熱 點
  • 行 業
  • 政 策
  • 平 臺
  • 研究數據
  • 理 財
  • 互聯網金融
                一本財經,新金融領域第一深度新媒體。 專注新金融領域的調查、深度、原創、獨家報道,以及商業案例解析。我們不生產碎片化新聞,只出品深度而專業的報道。
                文章總數215
                查看全部 >
                “裸貸”復活:誘惑女大學生 不還錢就騙去做色情主播
                中國的區塊鏈雄心:舍我其誰
                區塊鏈在金融領域做到了什么地步?已建立“央行”和“銀
                熱帖排行

                相關推薦:

                1/1
                怎么买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