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上市系、國資系咱都不投了?

分類:熱點觀察| 作者:互金通訊社| 2019-10-11 09:26:06| 4775人閱讀
摘要
彼時,“上市系”、“國資系”是P2P投資人追捧的“香餑餑”,此時,卻是避之唯恐不及的“一地雞毛”。

彼時,“上市系”、“國資系”是P2P投資人追捧的“香餑餑”,此時,卻是避之唯恐不及的“一地雞毛”。

10月9日晚間,熊貓金控發公告稱,公司近日得知銀湖網絡科技有限公司(即“銀湖網”)已被北京市公安局東城分局經偵支隊立案。截至本公告披露日,公司及銀湖網尚未收到相關部門出具的與銀湖網被立案有關的法律文件。

同日另一家市系平臺鑫合匯被杭州警方公布了最新的案情通報。10月9日,杭州市公安局拱墅分局在發布了杭州鑫合匯互聯網金融服務有限公司(下稱“鑫合匯”)陳某生等人涉嫌法吸收公眾存款案的最新案情通報。

通報顯示,截至目前,公安機關已依法對陳某生等52名犯罪嫌疑人采取刑事強制措施。資產方面,已累計凍結相關銀行賬 戶472個、涉及資金1.31億余元;凍結股票賬戶26個、涉及股票1136. 5萬股;累計扣押資金2.45億余元;累計查封房產57處;累計查扣機動車37輛。

上市系P2P:好聚好散也很難

銀湖網官網顯示,銀湖網成立于2014年4月15日,平臺正式上線時間為2014年的7月1日,由A股上市公司熊貓金控全資控股,注冊資本2億元。銀湖網采用 P2P 網貸金融信息中介服務模式,為借款人出借人提供出借信息撮合,通過撮合出借人與借款人在平臺完成借貸行為。

控股銀湖網的上市公司熊貓金控原名熊貓煙花。當初,為了追逐P2P這個熱點,熊貓煙花改名,不惜下了血本,曾在7天內投資5億元成立了4家互聯網金融公司。熊貓金控旗下銀湖網和熊貓金庫分別于2014年7月、2016 年 3 月上線,開始的一段時間,兩個平臺發展迅速,熊貓金控盆滿缽滿。

不過好景不長,2018年8月27日,熊貓金控股有限公司實際控制人趙偉平通過網絡直播發布了“熊貓金庫發生擠兌”“投資者大量提前退出”等言論。2018年9月25日,熊貓金控在回復上交所監管工作函中表示公司旗下P2P平臺熊貓金庫和銀湖網確實存在債權轉讓排隊情況,實控人趙偉平已累計受讓P2P平臺債權約3億元。

不過杯水車薪,熊貓金控以降低公司類金融業務經營風,改善公司務狀況等原因為由,剝離P2P業務。

2019年4月8日,銀湖網官網發布《出借人債權處理建議》。銀湖網稱,債權處理遵循先本后息的原則,出借人全部本金處理工作從2019年4月至2021年3月,共分為24期。此外,銀湖網披露,實控人趙偉平擁有的資金及上市公司等資產估值,總計為30億元。

6月13日,據媒體報道,經向東城公安分局求證,銀湖網、熊貓金庫已被立案。隨后6月15日,上市公司熊貓金控發布《關于媒體有關報道的澄清公告》。該份澄清公告稱,截至公告披露日,公司及銀湖網未收到相關部門出具的與銀湖網被立案有關的法律文件。

不過4個月后,銀湖網還是沒有逃過被立案的宿命。

回首近兩年,上市系平臺集中出現問題,剝離、轉讓、清退屢見不鮮。網貸之家數據顯示,目前,全國由上市公司控股或參股的網貸平臺共計114家,48家仍在運營中,37家平臺處于停業或轉型狀態,28家平臺處于問題平臺狀態。

彼時,上市公司“求愛”互金平臺使盡渾身解數,而行業漸冷,分手季上市公司連好聚好散都很難做到。

例如,熊貓金控9月15日公告,將所持有的湖南銀港咨詢管理有限公司70%股權轉讓給上市公司實控人趙偉平,轉讓價格5712.3萬元。湖南銀港是網平臺“熊貓金庫”運營主體。

2018年10月份,熊貓金控擬以2.1億元的價格向深圳正前方金融服務有限公司轉讓旗下廣州市熊貓互聯網小額貸款有限公司100%股權。2019年2月份,又計劃將子公司銀湖網100%股權作價2.2億元轉讓給趙偉平。不過這兩次轉讓均沒有執行。

剝離互金業務的上市公司不止熊貓金控一家。2019年8月30日,金一文化公告稱,擬以不低于6.42億元轉讓所持尼小貸60%股權,此前,金一文化已轉讓了所持有的P2P平臺珠寶貸股權。

2018年12月11日,與團貸網有關的鴻特科技連發兩條公告,宣稱“鑒于國內互聯網金融行業的形勢變化及未來政策的不確定性”,將剝離互聯網金融業務,“重點發展智能制造、環制造等科技實業”。

零壹智庫統計數據顯示,截至9月8日,上市系退出平臺中,16家被立案,6家出現延期兌付,5家歇業停業,10家出現網站關閉或停運。真正良性退出的只有9家,屈指可數。

對于上市公司紛紛剝離互金業務的現象,網貸天眼研究院負責人李鵬飛曾表示,上市公司剝離網貸平臺一方面主要是因為監管備案多次延期,外加“潮”影響,網貸未來的發展不確定性較大;另一個方面,由于“雷潮”與“三降”政策的影響,網貸平臺的成交規模不斷收縮,外加上資產質量惡化,網貸平臺的財報普遍不太“好看”,剝離出去之后可避免股價波動。

國資系:退出態勢仍在延續

在監管持續收緊的情況下,上市系平臺處在水深火熱中,國資系平臺的日子也舉步維艱。

網貸之家數據顯示,全國由國資控股或參股的網貸平臺共計281家,其中正常運營的只有80家,停業或轉型的有85家,問題平臺有116家。可以看出正常運營的平臺已少于停業、轉型的平臺或問題平臺。

9月2日,國資系平臺新新貸平臺被媒體報道稱已被上海警方立案。隨后新新貸予以否認。

立案的消息雖不屬實,但業務清退已成定局。

新新貸在8月16日發布的公開信中顯示,對于8月部分出借客戶無法按時提現,新新貸表示是由于華瑞銀行存管的突然中斷,新新貸部分到期借款企業的還款受阻。不過華瑞銀行也曾發布聲明稱,存管協議終止不影響其存量用戶還款、提現。

之后8月25日新新貸還發布了啟動存量業務清理公告。

據公開信顯示,截至2019年7月31日,“新新貸”所有借款客戶總收約42億,所有出借人總待付約32.9億。

關于出借人的回款工作,截至最近一次披露,9月20日,新新貸確權人數11119,占比93.75%,確權金31.92億,占比97.48%。

另一國資系平臺“普匯云通”于8月26日被深圳市公安局南山分局發布關于平臺案件的情況通報。通報顯示,2019年8月23日,深圳普匯云通資產管理有限公司董事長張某、公司副總董某,因平臺無法繼續良性清退,主動到公安機關自首,公安機關于當日依法對該公司以涉嫌非法吸收公眾存款罪立案偵查,并依法對上述二人采取刑事拘留強制措施。

對于投資人來說,中國人的固有傳統觀念認為,國企的背后有著政府的支持,如果國資系平臺真的出問題,也會有充足的資金償付。而實際上,一方面沒有任何一個網貸平臺可以承諾剛兌,同時監管也在要求去剛兌化;另一方面,從《公司法》上來看,國資入股的平臺清盤國企股東是不負有認繳資金以外的責任,投資人也不能從股東個人財產中索要償的,所以即使國資平臺破產了,國企股東也不會為平臺兜底。

有業內人士預計,隨著網貸行業加速出清,仍有上市公司和國資將退出P2P行業,一些實力較弱的P2P平臺將被主動或被動清退。

溫馨提示:以上內容僅為信息傳播之需要,不作為投資參考,網貸有風險,投資需謹慎!
APP 廣告圖
網友評論
條評論
推薦閱讀
  • 熱 點
  • 行 業
  • 政 策
  • 平 臺
  • 研究數據
  • 理 財
  • 互聯網金融
                熱帖排行

                相關推薦:

                1/1
                怎么买彩票